摄像头检测人体状况是人工智能“骗局”吗?

作者:豪利真人游戏 | 2021-02-25 11:06

  随着新冠肺炎病毒的发展,人们对新冠肺炎病毒的检测力度不断加强。但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如同中国,有能力和资金担负核酸检测的费用。为此,部分国家开始用其他产品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检测,从而减少其他费用的支出。

  而在近期,来自新加坡的健康创业公司Nervotec所推出的Awareness APP,在新加坡引起新的轰动——用户通过Awareness APP,用前置摄像机拍摄面部约1分钟,即可检测到自己的心率、血氧、压力等数据,这些数据将成为是否建议去看医生的“证据”。

  据Jonathan称,该APP通过研究光在皮肤表面毛细血管中流动时从用户面部反射的方式来检测用户的生命体征,同时该APP可以应用在任何一款配备了摄像机的智能手机上,通过人工智能引擎将数据计算后,即可实现健康评分。

  Jonathan还说道,健康评分不佳可能表示疾病,而血氧过低则有可能是感染新冠肺炎病毒。

  对于这一APP,新加坡建筑公司Kajima认为这是新加坡面对新冠病毒的第一道防线。

  Nervotec创始人Jonathan说,新加坡政府对该技术非常感兴趣——新加坡各地的工作人员则将该APP作为当地政府未来规划的一部分,并为该APP提供试用环境,以检测其准确性和适用环境。

  此外,据Jonathan表示,该APP的准确性“在”所需范围之内,该范围已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用于医疗用途,计划在未来一年半内获得批准。

  而医学顾问Ian Mathews博士说,这种技术可以帮助减少医院的工作。

  急诊医师马修斯博士说:“在新冠肺炎时期,(生命体)远程监控使临床医生仍可以为患者提供优质的护理,同时将传染病的风险降至最低。”

  目前,Nervotec的25人团队正在进行一项更新,以使用户即使戴上口罩也可以进行读数。

  从百度上不难看到,摄像头又称为电脑相机、电脑眼、电子眼等,是一种视频输入设备,被广泛的运用于视频会议,远程医疗及实时监控等方面。普通的人也可以彼此通过摄像头在网络进行有影像、有声音的交谈和沟通。另外,人们还可以将其用于当前各种流行的数码影像,影音处理等。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的摄像机,仅仅只能用于拍摄2D画面——在2D画面之中,并不能有效做到心率检测,更无法识别血氧等人体内部数据。

  在询问中,某资深行业主编表示,“目前可通过红外传感设备实现心率、血氧等检测”,但随后他表示,只是功率较高,手机能耗并不能长时间支持。

  而深圳云事通总经理龙寿金表示,目前要检查这类数据,通过热成像技术可以实现。

  但值得注意的是,Jonathan在介绍Awareness APP时,只是说通过光线的照射,从而识别人员体内的血管——这一说法,给未使用的用户留下了众多疑虑。

  而在数年前的国内,部分初创企业或个人,曾推出类似APP——把手指按压在摄像机模组中,指尖皮下血管由于有血液被压入,被光源照射的手指亮度(红色的深度)会有轻微的变化。这个过程可以凭借感光元件捕捉到。这样毛细血管的搏动就能通过画面明度的周期性变化反映出来。通过这样的方法,心跳频率就会被清晰地记录下来。

  需注意的是,这一类检测方式对摄像机模组要求较高——在以前由于镜头模组性能问题,导致数据差距较大。

  但随着镜头模组的改良,目前有手机企业提出了相应的内容:小米健康升级 2.8.6 版本,即可支持心率检测功能,这也是国内首家系统级心率检测,而检测模块则是小米手机背后的镜头模组。

  据悉,传统的血氧饱和度测量方法是先进行人体采血,再利用血气分析仪进行电化学分析,测出血氧分压PO2计算出血氧饱和度。

  血氧饱和度仪主要由一个微处理器、存储器(EPROM与RAM)、两个控制LED的数模转换器、对光电二极管接收的信号进行滤波与放大的器件,以及将接收信号数字化以提供给微处理器的模数转换器所组成。

  简单来说,就是利用使用波长为660nm的红光和940nm的近红外光作为射入光源,测定通过组织床的光传导强度,来计算血红蛋白浓度及血氧饱和度,而正常人的血氧通常在95%以上,大部分聚集在98-99%这一区间。

  对于Nervotec而言,Awareness或许是一个成功的APP,但对于用户来说,Awareness并不是一个最佳的选择——即便是在智能手表极度普及的今天,其心率、血氧、压力等检测方式,均已声明“数据仅作为参考”,实际测量,还需采用更为专业的设备或仪器。

  而通过手机前置摄像机进行检测,这一方式虽然极具性价比,但实际检测效果并不佳——在不同手机上,其检测效果有一定的误差。但要实现普通摄像机检测人体问题,则显得极为“荒谬”。

  但值得注意的是,Jonathan表示,该APP的研发原因是飞行员在飞行之前需经过上级的检测,而检测方式就是上级看着飞行员的眼镜说:“好吧,你看起来很好。”

  目前该公司并未详细介绍该技术的原理,但在公司官网上,却写着这么一句话:We Are Revolutionising Digital Health and AI(我们正在彻底改变数字健康和人工智能)。同时,该企业宣布自己已经收集了3,561,984位人员的健康数据。

  那么,Awareness是真有其事,还是说利用人工智能炒作一个新的概念?


豪利真人游戏